水星太阳-

【西瓜梅/翻译】Under This Albiceleste Sky by sparksfly7

原作者:sparksfly7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5562

配对:伊瓜因/梅西 Gonzalo Higuain/Lionel Messi 【不喜请点叉】

授权:

They're not a common pairing, which is a bit strange because they have had their share of moments. I'm glad you liked this, thank you!

No of course I don't mind :)) Unless your blog is private, can you drop off a link here of your translation when you're done?

【反正这西皮估计也就我一个人萌过所以也没可能二次转载吧】

这一对算是我婷的西皮里萌的初心。所以拖拉着也还是弄出来给自己一个交代。非常感谢世界上还有萌着这一对的作者。

赶在比赛前发出来,祝婷婷雾霾里一切顺利。希望他们像文章里面一样,结果好一切都好 :)

祝食用愉快。



 

Gonzalo拽着他的衣领,试图将它调整得不那么让人窒息。不知道为什么,但每一次他为阿根廷战斗的时候,如果不经常摆弄他的领子,他都觉得脖子那里紧得快要将自己的气管切断了。

 

有时候他也会想这到底是不是领子本身的问题,但更多时候他情愿这是。因为这窒息感如果与领子无关的话,他就不得不选择面对一些他真心不愿意考虑的事情。

“嘿,”Angel从背后拍了拍他,“祝你好运。”

“你也好运。”Gonzalo微笑着回应,“我也不知道我干嘛这么紧张,这只是场友谊赛。”

“足球里没有友谊赛。”Angel说,他的声音很轻柔,但他话里的分量却沉重得足以让两人周围的空气都凝固起来,“但你应该告诉Leo这只是场友谊赛。”他转头看向Leo,对方正在拿球练习,脸上带着不变的绝对认真的神情。

“对Leo来说,每场比赛都可能是世界杯决赛。”Gonzalo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你怎么不去告诉他。”

Angel几乎是狡诈地看着他:“他干嘛要听我的?我又不是他的——”

“所以说!”Gonzalo急匆匆地打断了他,“我刚刚好像看到你女朋友在看台上啦?”

Angel翻了个白眼,“Jorgelina现在在马德里,而且她是我老婆了,Pipita,我们结婚已经快四个月了。”

“抱歉,”Gonzalo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只是无法想象你居然结婚了,看看你那擀面杖一样的身材和滑稽的爱心庆祝动作。”

“喂!”Angel抗议,但看样子他也在犹豫应该先反驳哪项攻击。

“怎么啦?”Gonzalo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不管怎么说,我要去跟Eze聊聊。”

Angel对他竖起了中指,然而对方只是在转身去找Ezequiel前不怀好意地咧开嘴笑着回他:“我也爱你!”

 

 

“你紧张吗?”Gonzalo悄声地问Leo。Leo的脸色从他们结束拉伸运动和热身之后就一直一片空白。

“没有,”Leo也悄声地回答,音量微不可闻。“你呢?” 

“多少有一点吧。”Gonzalo承认,他的手指漫无目的地在胸口上画着圈,“可能如果上一场我们不是平局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紧张了。”

他小心地观察着Leo的表情,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小的,像是糅合了失望、愧疚和决心的光。

“好吧,那我们就不应该平掉这一局。”Leo温和但坚定地回答。

“如果我们又平了呢?”

“别往那方面想。”Leo皱了皱眉,“你得相信我们会赢。”

“我不是那么乐观的人嘛,”Gonzalo耸肩,“我是比较相信‘杯子是半空的’的那种人。”

“但准确来说,杯子总是满的。”Leo摊开手,“一半是水,另一半是空气。”

Gonzalo狠狠地咬住了嘴唇憋住即将冲出口的一阵大笑:“什么,你要来跟我学术?”

Leo也耸肩,他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这只是我以前讲到你这个‘半杯水的杯子’理论的时候别人跟我说的话。”

“哇,你有个挺聪明的朋友啊。”Gonzalo想到Leo挂在嘴边的引用说不定也是来自这个朋友,忍不住皱眉。

Leo翻了个白眼。“Pep告诉我的。 

“噢。”Gonzalo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感觉自己蠢毙了:“他还跟你们说了啥啊?中场休息的时候讲解量子力学吗?” 

“我可不能告诉你。”Leo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这是我们巴萨人的秘密。”

“你这个小混蛋!”Gonzalo故作生气地眯起眼睛然后一个箭步逼近,而Leo一边大笑一边跑掉了。Gonzalo追着他跑上去,脸上的表情终于明媚起来。他都快记不起来上一次这么无忧无虑是什么时候了。

 


上半场他们踢得不太好。对方没有得到任何射门的机会,但他们自己也没能进球。Gonzalo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机会而生气,正相反,他们有无数机会,但他们错过了。

Gonzalo尤其生自己的气。有一次Fernando给了他一个绝妙的过顶长传,但他停球的瞬间失误了,对方于是趁他不注意将球踢开。又有一次,Leo传给他一个保姆球,但他偏偏踢飞了。第三次,Angel远远地射门,守门员只来得及将球挡出门框,而球正好落在了Gonzalo脚下。终于,他光荣地一脚抽射将球打进了网。

他发誓那个瞬间他看到了璀璨的星星,他看到了他的队友们带着放肆明亮的笑容冲向他,准备庆祝他们终于打破了这个可怕的僵局——但当他回转过身的那一刻,裁判示意他越位了,进球无效。

 

 

随着比赛的进行,他发现Leo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想这不是出于沮丧或者压力——他的脸色苍白,大颗大颗沉重的汗珠从额头滚落,脸颊上不正常地潮红着——Gonzalo坚信他是病了,不知所措的担心包围了他。

 

 

“Leo,”比赛开始半小时后,他冲向了他,“你感觉还好吗?”

“当然。”Leo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像在问他“我怎么会不好?”

Gonzalo上前一步想摸摸他的额头,但Leo躲开了,“我没事。”他近乎尖刻地说,“真的。”

“好吧,”Gonzalo说,被他语气里的敌意吓到了,“我只是有点担心。”

“不必了,你怎么不去担心一下你的进球?”Leo说,但他马上因为对方沉下来的脸色僵在了原地,“不——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Gonzalo说,感到出奇地冷静,“你有足够的立场说这话。我已经浪费了差不多三百多次机会了。”

 

“Pip,”这次换Leo上前一步,“Gonzalo,对不起,我真的不是——”

“说不定你应该上前来,你看,我明显是个不能射门的废物。”Gonzalo的声音依旧吓人地平静,“哦,对了,你穿着这身衣服的时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上前面来射门吧。”

Gonzalo在说出这话的那一刹就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Leo看上去像是被他的话击垮了。“好吧,但我会试试看的。”他扔下这句话,带着重燃的斗志转身跑开。

Gonzalo捂住了脸,对Leo说出那种话的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更糟糕的是,他也不确定自己相不相信自己刚刚说的话。

 

 

半场前的五分钟,Leo带着球用他魔术般的脚法过掉了对方好几个人。下一刻Gonzalo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右后卫Moreno狠狠地铲了Leo一脚,然后Leo摔了出去——像在看慢动作回放。Leo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只有胸口在缓慢起伏着。Gonzalo的眼前一红,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抓住了Moreno的球衣,怒视着对方的眼睛里饱含着能毒死一整座球场的怒意。他们的脸只有一寸之遥。

“Gonzalo,冷静。”Angel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将他拽回来,但Gonzalo甩掉了他,他对着右后卫咆哮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知道Moreno伤到了Leo——他的Leo——而Leo正躺在草地上,一时半会都站不起来;没有人可以伤害Leo。Leo。

终于,Fernando和Angeo将他从对方右后卫身前拽开了。Mascherano和Cambiasso与此同时正奋力挡住对方球队愤怒挥舞手臂冲上来的球员。

Gonzalo一点也不在乎。他知道从现在起的任何一秒钟他都有可能被罚下场,但他一点也不后悔。他的胸膛充盈着奇怪而恶毒的复仇欲望。 

跑过来的裁判从口袋里掏出了红牌。Gonzalo没有抗议,他抖了抖肩膀准备走出场外。走进通道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Leo,他已经坐起来,被医护人员包围着。白痴,Leo对着他无声地说,但他的眼神柔和了,脸上也不再阴云密布。

Gonzalo想,这只为了你。但他没有在众目睽睽下说出口。他试图用眼神传递这句话给Leo,他想,Leo会明白的。因为Leo不是个需要长篇大论的人,而他比任何人都了解Gonzalo。

Leo笑了,Gonzalo愈发肯定Leo明白了他没说出口的话。他看向了对方的球门,眼睛里闪烁着熟悉的斗志。Gonzalo知道那是Leo在对他说,我会为你进球。

下半场,他的队伍将只剩下十个人。但Gonzalo信念不减,因为他相信Leo。因为他知道,如果有一个能改变整场比赛的人,那就是Leo。因为,Leo。

 

Leo。

 

 

 

他挺直背,昂着头走下通道。他一点也不觉得羞愧或懊恼。如果时间倒流,他还是会做一样的事。搞不好他刚才其实应该一拳揍到那个混蛋脸上。没有人能伤害他的Leo。

Gonzalo往脸上泼了一把冷水,抓了抓汗湿的头发,疲惫地叹了口气。他收拾好他的东西然后走向淋浴间,不想面对即将中场休息的队友们。他不是不敢面对他们的不满与失望,他只是不想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或者发誓自己再也不会做这种事。

牵扯到Leo的时候,他永远不能保证自己下一秒会做出什么。

 

 

过了一会,Gonzalo听见卫生间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安静而压抑,但听起来像是有人吐了。一种怪异的压迫感在他胸腔里酝酿着,他于是探身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卫生间里只有一个隔间的门关着,他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呕吐的声音清晰起来。他用肩膀使劲撞了几下门将门撞开,然后他看见了Leo。Leo跪在地上,头对着马桶,肩膀颤抖着。

汹涌而至的焦虑几乎要把Gonzalo淹没。

“嗨,”Gonzalo蹲下来,担心地望着他,“你没事吧?”

“嗯。”Leo哑着嗓子说,话音未落他便忍不住又开始干呕,只是这时候他除了酸液已经吐不出来什么了。

“Leo。”Gonzalo小声嘟哝着。他并不知道他可以对Leo说些什么。过去他曾无数次试图告诉他,他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他需要休息,但Leo从来不愿意听。他只是继续上场,继续踢,继续尝试着、努力着,Gonzalo有时候会怀疑Leo根本忘记了放松和休息的滋味,忘记了只是单纯地在阿根廷踢一场足球的滋味。他穿着这身对他而言重若千斤的国家队队服,一次次地试图证明自己。

“过来,你还好吗?”Gonzalo伸出手将Leo揽过来。他不确定他能帮上他什么,Leo虚弱地点了点头,将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

“Leo……”Gonzalo再次开口,Leo几乎是下意识地摇头,刘海磨蹭着Gonzalo的脖子。

“不要说话,拜托。”

“我只是想确定你不会吐在我身上而已呀。”Gonzalo勉强地笑了笑。

 听了这话的Leo稍微抬起了头。他的眼睛暗沉而疲惫,看上去惊人地苍老。“我会努力忍住的。”他扯开一个苍白的笑脸。

“对,努力。”Gonzalo认真地看着他,“有时候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儿。努力。”

Leo也认真地回望他,静静地说:“有的时候,努力也不够。”

Gonzalo还没能来得及反驳,Leo就已经推开隔间的门匆匆离开了。他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

 

 

“嘿。”Ezequiel悄悄地靠过来,Gonzalo对他虚弱地笑了笑。

“我们英勇的小战士。”Fernando半分戏谑半分骄傲地说,Gonzalo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冲他扔东西。他翻了个白眼,“闭嘴,Fer.”

“我懂,你跟Sergio混太久了。”

“Fernando。”Ezequiel略带警告地瞥了他一眼。

“好啦好啦。”Fernando抿住了嘴。

“下一次,你得注意点你的反应啦。”Ezequiel说。

“不会有下一次了。”Gonzalo说,闪避着队友的眼神。虽然他清楚他根本不能保证,他清楚在比赛的时候他根本保护不了Leo——他痛恨这个现实。他痛恨自己的无能。“这一次的事情本来就不该发生。你管那个叫铲球?那人根本就像是想杀了Leo。”

Eze和Fer交换了一个眼神。“你今天做的事儿,”Fernando说,他的语气认真得让Gonzalo放下了防备,“非常勇敢。也非常……贴心。可以这么说吧。”他厚颜无耻地笑了,“就像老电影里那些骑士一样。:‘吾名为Gonzalo Higuain,你伤害了我的爱人,受死吧’。”

Gonzalo一个没忍住大笑出声。Fernando总是有办法让他开心起来,不管他当时心情有多糟糕。“住口,boludo。”他一把推开Fernando,脸上还带着笑。

Ezequiel清了清嗓子,“Fernando是想说,你刚才干的事令人敬佩。我同意,我觉得你干得漂亮。但你的确鲁莽而且头脑发热了,所以我不允许你下次再干这样的事。”

与此同时,房间的另一头,Leo正一边小心翼翼地冰敷着膝盖,一边呲呲地倒吸冷气。注视着他的Gonzalo心里又涌起了冲向另一间更衣室里痛揍右后卫的欲望。“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被铲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伤。”

“Leo不是个孩子了,Pipa。”Fernando温和地说,“他不需要你每时每刻都保护他。你也不可能这么做,哪怕你想。”

“但我可以试着去努力。”Gonzalo握紧了拳头,“我至少要去努力。”上帝晓得Leo缺乏自我保护,所以总有人应该站出来,去保护他。

“有时候,”Eze低声说,“努力是不够的。”Gonzalo被这熟悉的话里的沉重再次击倒,他感觉自己被卷入一个无限下沉的漩涡中——这些话都是真的,他无能为力。

 

 

“嘿。”Gonzalo在下半场开始前走向Leo,“我之前说的话——”

“没事。”Leo打断了他。

“不,”Gonzalo摇头。“这才不是没事呢。我就是个混蛋,我不该说那话的,我很抱歉。”

“你看上去也不像是在说谎啊。”Leo言简意赅。

“靠,Leo,”Gonzalo恨极了Leo平淡无波的语气、他眼中的理解——就好像他很久以前就已经接受了这份对他毫不公平的评价一样。“你不是这样的,你只是十一个人里的一份子,虽然你是——好吧,你。但这不代表你要为整个国家队负责。”

“可事情就是这样的。”Leo耸肩,“在巴萨和在这里。我猜唯一的区别在于我在巴萨的时候可能还有点用。”

“你不是无用的。在哪都不是。”Gonzalo尖锐地说,强迫Leo直视他的眼睛,“我们需要你,Leo。”

我需要你。

“好啊,那我猜我得赶紧上场告诉他们我还是能派上用场的啦?”球员开始进场了,Leo对他微微笑了下。

“你当然派得上用场。”Gonzalo坚定地说,“我就指着你呢。”

“我知道。”他说,伸手捏了捏Gonzalo的手掌心,然后跟着他们的队伍走向场上。

 

 

 

他对教练的咆哮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相反,对方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理解的眼神,以及一次措辞严厉,但远算不上愤怒的说教。

“Gonzalo,我知道你很生气。我得承认那是个可怕的犯规,你完全有理由被激怒……”他的教练叹了口气,“但你没有理由在球场上这么做。你不能像刚才那样失去理智,你明白吗?我可不想要一个因为队友被犯规就热血上头的前锋。”

Gonzalo几乎要冲口而出告诉他Leo不只是他的队友,而且那铲球简直残忍,但他忍住了。“没问题。”他低声回答。

“去场边看比赛吧。祈祷你的红牌不会让我们失掉胜利。”

Gonzalo感到了一阵可怕的罪恶感——他的队伍可能要为他的冲动付出代价,“我很抱歉。”

年长者再次叹气,“我能理解,那毕竟是Leo。他跟其他人不一样。但你也是的——你也要证明你跟其他人不一样,跟那些冲动用事然后让整支队伍为他买单的人不一样。”Gonzalo沉默着点头。

“比赛要开始了。你的队伍可是非常渴望进球的啊。”

“我们不一直这样吗?”Gonzalo笑了,教练也笑了。他终于觉得心里好受了一点。

 

 

 

他们下半场踢得好了一些。但他们始终没能把握住机会进球。他们就是缺了那点运气——无论怎样开球,无论他们创造了多少机会。Gonzalo坐在场边的一个角落里,为每一个可能进球的射门激动得跳起来。但时间所剩无几,阿根廷始终没有得到那个他们无比渴望的进球。

接着,突然之间。机会又来了。八十九分钟,Angel在对手的半场截住了球,精妙地将球传给了Leo。Leo不费吹灰之力地过掉了之前那个该死的后卫,然后,抬脚射门。这一脚踢得坚决有力。球进了。

Gonzalo注视着球在半空中滑过的漂亮的弧线,一开始球像是踢高了,但在最后一秒,皮球急速下降,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弹进了球王。有那么一瞬间,Gonzalo感觉自己几乎不能呼吸,他甚至无法回想起这粒球是如何入网的——进球的狂喜,球迷的欢呼,那群蓝白色队服簇拥着他们的十号、他们小小的救世主,——他的Leo。

Leo伸出手臂指向场外的Gonzalo,脸上的笑容如同他们头顶的天空一般舒展而明亮。Gonzalo骄傲地、快乐地对他笑着,飘飘欲仙地品尝着胜利的甜蜜。他默默地向上帝道谢并看着场上的他的阿根廷队友们,他们球衣上那碧空般的蓝色与白色,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丽的颜色。

 

 

 

 

(更衣室里Leo亲吻了他,他的手指紧抓着Gonzalo的球衣,脸上布满着汗湿的兴奋的潮红。Gonzalo取笑他得建一个新的架子来放他留作纪念的进球,而Leo笑着反驳说他希望他的进球起码要比Gonzalo的红牌多。Gonzalo装作被他的话伤了心,但Leo下一秒再次吻了他。他的嘴唇发干,但极其柔软。他忘记了他伤人的话,忘记了他的红牌,忘记了下次见到Leo的时候,他们将成为联赛场上的对手。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Gonzalo想,并试图在他们的队友冲进来将他俩包围之前,说服Leo快速地来一发。)






评论(6)
热度(30)

© 水星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