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太阳-

【煤球中心+87组/翻译】The Kids from Yesterday

原作者stickmarionett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4903

授权

Subject: Re: Permission for translation :)
I'm very flattered to be asked, and am happy to grant permission. Just drop me a comment with links when you're done so I can link to it/check it out.

PS:【请不要二次转载。】

这是作者的87系列your immortal smile的第一篇。

没有beta,作者的情怀很棒很棒,美哭我,翻译不出万分之一。欢迎指正。

继续祝愿87组赛季高光,食用愉快=3=



Leo的世界很简单。他有属于他的朋友,学校,父亲,母亲,Rodrigo和Matias。接着Marisol降生了,这又是一个美好的存在。

然后,凌驾于一切事物之上的,是他的足球。自从祖母将球交给他,并说服他母亲让他踢球的那一刻起,足球就成为了他世界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Marisol出生之后不久,祖母就过世了。但他始终抱着他的足球。

有的时候,他甚至抱着它入眠。

* * *

人们总是说,Leo除了踢球什么都注意不到。这是实话。但他注意到了自从自己的荷尔蒙治疗开始,家里正过着一日不如一日的生活。廉价的食物,从不翻新的衣服,只有到了快要冻僵了的时候才会打开的暖气。

(但父亲仍旧如往常一样带他去训练,哪怕场地在整整四十公里之外。)

至少他还记得那些过去的日子。可Marisol从出生以来就只知道一种生活:一种全家所有的钱都用来治疗哥哥的生长疾病、所有的精力都用来确保哥哥的未来的生活。

他心里清楚地意识到他整个家庭都指望着他,或者是说,指望着那份他们都知道能证明他价值的合同。钱或许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钱总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所以当父亲提出要去巴塞罗那时,Leo根本没有考虑哪怕一秒钟。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 * *

哪怕只是透过的士窗口和酒店房间的匆匆一瞥,巴塞罗那感觉上也完全不同于罗萨里奥,这里没有那里的钢铁与灰尘。他从窗户里就能隐约看到诺坎普球场巨大的、带有压迫感的影子,而父亲正要去那里安排他的测试。母亲去寻找食物了,Rodrigo和Matias原本被留下来照顾Leo和妹妹,但他们早就因为旅途的劳顿筋疲力竭,此刻正陷在沙发里昏昏欲睡。

Leo完全感觉不到疲惫。他刚十三岁,如今正第一次远离自己的家乡,即将面临人生最大的一次考验。他紧张得浑身僵硬。

“Leo?”Marisol悄悄地说,“我不喜欢这儿。这儿好奇怪。”

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Leo马上就为自己没有早些察觉她的惊慌自责起来——如果连他们都感到疲惫而饥饿,这个小女孩只会比他们更不好受。她也从未离开过罗萨里奥,而她还那么小,蜷缩在他怀里就像一个易碎的小生物。

“会好的。我会——这一切都会是值得的。”Leo对着她,同时也对着自己说。

* * *

测试结果很好。

他曾经担心他们会问他问题,但他们只要求看看他和一组比他稍微大一点的男孩子踢一场比赛。

上场之前,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紧张吗?”

Leo笑了,“为什么要紧张?”

这只是一场比赛。一场从祖母交给他那个足球的一刻起就从未停止过的比赛,而他并不经常尝到输的滋味。

* * *

他进了第五个球之后,教练叫了停。

“已经没问题了。”父亲看着他忧虑的表情说,“他们签下了你,因为Rexach先生说他已经看到他想要的了。你做得非常好。”

Leo点了点头:“所以我能留下来吗?”

父亲的脸上显出骄傲的神色:“很有可能。因为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做到最好了。”

* * *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但——什么也没发生。三个月以来,他生活在一片完全的不确定里;他学校里所有人都在说加泰罗尼亚语,没有人能听懂他带着口音的嘟哝。

Leo不介意自己一个人呆着,他也不需要说太多话。因为只要其他小孩看到他拿着球,他马上就会被邀请去一起踢。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Marisol恨极了这种生活。对Leo来说,哪怕是漫长的等待,不知道俱乐部会不会为他的治疗甚至房租付钱,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将要无功而返、永远无法为一只真正的球队踢球——所有这些令人失望的情绪,都不能比看见自己妹妹受苦更让Leo煎熬。

他的父母开始了抗争。一家人都因此变得神经兮兮、情绪低落。等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决定,让母亲带Marisol回阿根廷生活。

“这是为了所有人好。”母亲如是说,用微微颤抖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听话。”

Leo点头。他痛恨这个,痛恨这个不能再经常见到母亲和妹妹的现实。但这是他现在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他的眼睛是干的,他拥抱Marisol的时候手甚至没有颤抖一分。

“乖一点,好吗?不要担心我,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事。”

剩下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 * *

第四个月的时候,父亲问他愿不愿意回阿根廷。

Leo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没有作声。

回去意味着放弃。意味着再也没有钱治疗他的病,意味着再也没有长高成为职业球员的希望。如果他不能踢球,他还能做什么?

任何事情对于他——对于他身体里,为足球而生的那一部分——都不再意味着什么了。

父亲的脸上露出心碎的表情,“我很抱歉,但我必须要问你。”

“我知道。”Leo说,“没关系。”

没关系。因为父亲不会再问第二次了。他们都清楚。

 

* * *

等到了第五个月,合同终于签了下来。突然间,他们有了更多的钱,而父亲也不再整日忧心忡忡。他们如今可以每天都给家里打电话了。

Leo把这个好消息说给母亲听。

“所以,你不会回家了。”母亲沉重地说。

“嗯,对不起。”

他真心感到抱歉。他没有一刻不在想念他的母亲和妹妹,但是——

“不,不要道歉。这是你一直梦想的事情,——只是,不要让我们担心。你会非常出色的,我知道。”

对母亲——对全家人来说,Leo将要成就的将远不能仅用“出色”形容。而他们此时应该做的就是让他追逐自己的梦想,让他踢球。

* * *

第六个月,Leo开始和拉玛西亚的87级一起训练。

他仍旧不多话。其他人可能觉得他不会说话,但这对他来说无关紧要——足球一直是他的语言,而他现在的队友们能够理解。

更重要的是,他的队友就跟他一样厌恶输球。一天中起码有一场练习赛的气氛激烈得让教练不得不插手干预。

他热爱这一切。

* * *

进入到第八个月,他们前往Turin参加一场青年联赛。Leo第一次和Cesc Fabregas分到了一个房间。

他们通过PlayStation开始了友谊。这就是故事的开头了:男孩们玩游戏并争着成为赢家——再寻常不过。

但真相其实是,Leo在他们谈话之前就注意到Cesc了。Cesc洞悉球场的每个角落就好像他就站在那里,Cesc带球的时候轻松得就好像他只是捡起来然后放在Leo 的脚边、然后为他指出一条几秒钟前还不存在的、最直接的射门路径。他刻苦、聪明而又无私。

他在Leo经过他面前的时候从后面踢过他几次。所以,他可能是个坏脾气。也可能是个输不起的人。

这些是Leo看到的。对Cesc来说,在见到Leo的第一面时,他从未注意过他。直到他第一次看到他过掉四个后卫,耍过守门员将球踢入网。Cesc跑向他庆祝时眼里放光,仿佛是第一次真正认识了Leo。

说真的,在Leo的记忆里,那的确是。自那之后,Leo确定,Cesc也知道了他。

* * *

与Gerard的相识也大同小异。Leo一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不安分的大个加泰罗尼亚孩子——他几乎从不闭嘴,看上去像是能用自己的能量填满整个房间。你很难和一个渴望噪音与色彩的小孩安静相处,他让Leo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成为更好的人,才能与他并肩。

Leo来到加泰罗尼亚的第九个月,Gerard一拳打在了一个弄伤Leo的腿的孩子脸上。

在他种种滑稽的举动下,Gerard是个非常聪明的人。Leo并不是个会观察周围的人——对于与足球无关的事情,他通常不能集中太久注意力——但他已经发现了这点。通过他带领球队踢球的方式、他随时准备着激励他们的言语和他与教练轻松直接的交谈。

往那家伙脸上揍上一拳或许是Gerard今年干过的最愚蠢的事。但当他在去往更衣室的路上停下来,看见Leo夹杂着担心和自怨的脸,而对方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一扫止痛药带来的阴霾,对他微笑起来。

“谢谢。”

“别客气。”

* * *

离开罗萨里奥的第十二个月,Leo在一个星期一的下午走进拉玛西亚的训练场,准备他下一场训练赛。他不用回头就知道Cesc和Gerard就在他的身后,Gerard可能正在拉扯着Cesc的球衣,而Cesc正像个幼稚的焦躁的小孩一样试图拍掉他的手。

他们对对方所有重要的一切都有了知根知底的了解。在球场上,他们完美地分散在各个位置。Gerard把握着后防,Cesc在中场控制着节奏,而Leo创造机会——然后把握机会。

他们是一台精密组装,分工明确的机器。

他们赢了一场又一场比赛,这是Leo所知的最好、最美妙的事情。

每一天,他都会仰头看着诺坎普球场巨大的、带有压迫感的影子,然后让自己陷入想象。他们都会这样。就像一个承诺——快了,总有一天。






评论(4)
热度(47)

© 水星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