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太阳-

【内梅/翻译】Our Praises are Our Wages BY tententwenty

原作者tententwenty

CP:Neymar/Messi 内马尔/梅西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5183/chapters/3249392

授权

警告:【严禁任何形式的二次转载。】

前言:拖拉很久,依然感谢香菇的Beta,没有她就没有我。所有权利归于原作者。不喜点叉,欢迎指正,祝食用愉快。


他离开酒店,让司机带他去一家麦当劳。在麦当劳洗手间里他手捂着头,沉默了整整十分钟,但他已经在劫难逃。 

njr:我觉得我惹上麻烦了

me:啥?哈哈哈哈哈啥样的麻烦

njr:就,嗯,跟上床有关的

me:别TM发短信了你在哪里

 

 

“你能找个别的地方应对紧急情况吗?”Dani走进麦当劳的洗手间,进门时挟带着风将门砰地带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他戴着一副黑色的圆墨镜,看起来就像个坚定的垮掉派诗人。

“我害怕了。”Neymar回答。

“你那么有钱,”Dani握住了他的手亲昵地抱了抱他,“你完全可以滚进Armani Exchange的陈列室,在他们安保严密灯火辉煌的洗手间里像个男人一样哭鼻子。即使你哭得太久,他们的顾客也不会拿着iPhone在门外面等着你,不像这儿。”

“我没哭。”

“快了,”Dani说,“感谢上帝,发生什么事了?”

Neymar拨弄着他帽子的边缘,接着故作镇定地耸耸肩。

“好吧,嗯,你知道我是怎么约Leo出去找点乐子的。”

Dani记得那些短信,那些被斟酌着改来改去为了掩饰心中渴望的短信。但显然,非常不幸,他还是犯错了。

“那个联谊活动?”

“对。”

“这次令人后悔的性经历跟他有关?”Dani哼了一声。

“算是吧。”Neymar搪塞道。

“我几乎要被你打动了。认识他这么多年,他对辣妹们干过最出格的事儿不过是赞美她们的父母。”

“确切地说,并不是那样…”

“你没有为了讨Leo欢心就叫了帮妓女去他家吧?”Dani透过他的墨镜审视着他。

“没有!”

“问问而已。所以,气氛很奇怪吗?你提前走了?好吧哥们儿,你不用太着急,平常心,做你自己就好——”

“好,但,不是那回事。我们出去玩了。就我们俩。”

“看,我就说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嗯。”Neymar低着头。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有点难解释……”

 

事情变得有点微妙了。Neymar看起来像是刚开车撞倒了一位老人家,但你知道这不是那种一边傻笑着说‘哟还不错哦’一边发现刚搞到的一个热辣翘臀美女她男友拿着枪支许可证的那种表情,而是另一种一点也不开心、更多是冷酷的、通向灵魂深处的表情,他将来可能还要因此在instagram上发布无数郁郁寡欢的歌词。

Dani迅速地回忆Leo所有可能来访打扰他们的性感亲戚,但他一无所获。他又试图想象到底如何才能发生这种美好又奇怪的3P景象,他们是得喝得有多醉才能在上午11点,一个甚至找不到保姆的地方……等等,说到夫人——

“Antonella很漂亮吧?”Dani谨慎地说。

“不,”Neymar回答,“不是她,从来就不关她的事。”

“好吧,”Dani说。突然间,他醒悟了,这明显得简直愚蠢。他震惊得好像被人一拳揍在了鼻梁上,“我的天。”

“我的天,”Dani重复,他僵住了。Neymar偷偷抬头瞄了一眼,年长者的脸凝固在了一个奇妙的融合了好笑与惊吓的表情上。

“这简直……”他开口,然后又停下。 

“嗯。”Neymar坐起来,手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看着Dani,然后耸耸肩。

“嗯?”

“嗯。”

“我操。我操?”他的凝视尖锐起来,Neymar退后了一点坐在他刚滑下去的水池边,“你?你和Leo?Leo?我不信,天啊,我操——天啊——”

“我知道。”Neymar紧张兮兮地说。

“你他妈怎么能跟Lionel·Messi上床!”Dani爆炸了,“我是说,你也不是第一个跟名人乱搞的名人了,但看在老天的份上,他是你的队友!我的朋友!你的朋友!哇喔。怎么会这样。你他妈的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想!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事儿然后还觉得‘哦没错,这主意棒极了’!”Neymar吼了回去,“我也知道。我知道。但它就是发生了而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我给你打电话了。因为你——因为我相信你。”

“好吧,”Dani放松了一点,“抱歉。抱歉,让我缓缓。你看,我甚至不了解你……”

“嗯,我明白。”

“但我好像也能明白为什么?我猜这可能……好吧,我还是爱你的,哥们儿。”Dani来回踱着步,“这不是个问题,我是说,哇喔,但还是,你感觉如何?”

“什么?”Neymar大喊。

“我不知道!不然我要说什么?!”Dani大吼着回应。

Neymar撂手,他穿着T恤和有点下滑挂在臀部上的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心碎的醉醺醺地四处逛的超级明星,但他的脸上写满了挫败。

“你想要细节吗?我不知道,好吧,我以为你会对我大发脾气的,但你没有。”

“你给我发信息是因为你想因为这事被人痛骂一顿?我想你自己应该明白那要怎么继续了。靠,你知道他有个小孩了对吧?”

“知道啊,操,我当然知道。”Neymar说,几乎要不停重复下去。

“一个小男孩。”

“你看——”

“你知道,就跟你的儿子差不多大。”

“听着,我知道,我知道,我——靠,现在我开始考虑Thiago的事了。那个时候不是这样的——我感觉那更像是什么团队活动?就好像,我真的很喜欢他——”

“你也真的很喜欢我,哥们儿,但我记得咱们好像没出过这种事。”

“这不一样。你知道我只是…只是想事情简单点儿。我以为时间久了关系自然会紧密的,但我还是想现在就跟他亲密一点。你懂的,我想要感觉到自己知道他是怎么看待我,之类的。所以我去找他,希望和他建立点紧密的关系,然后,嗯,示好?”

Dani想到了些可怕的事。

“这不会是你爸的主意吧。”他迅速地说。Neymar畏缩了一下。

“靠,不是,”他说,“我已经可以自己交朋友了好吗?”

“好,抱歉,”Dani说,“抱歉侮辱了你的人格,让我们回到你睡了巴萨的骄傲这个话题上,顺便一提,巴萨的骄傲碰巧还有严重的头皮屑问题。”

“什么?等等,为什么——”

“忘了这个,忘了它。所以,这到底怎么发生的?”

“我在他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事情发展得没有特别好,但也还过得去,我就像一个他不怎么喜欢的亲戚今天顺道拜访了他。所以我们试着聊天,但你也知道聊天的后果,所以我们就去打游戏了,FIFA——”

“可不是吗,”D阴郁地咕哝。

“我猜我当时肯定很古怪,因为我们是朋友,但又不是那么亲近的朋友,所以我不清楚……我以为我表现得挺平静,但他说了些类似于‘放轻松点’的话,然后他,拍了拍我的头?”

“哇哦,现在我理解了。”

“不!不是!他——好吧,他穿着他其中一件巨大的卫衣,长长的袖子,长得盖过了他的手背?所以他其实只是拿他卫衣的袖子擦了擦我的头,这挺有趣的,嗯,我是说,挺可爱的。好吧,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变态。”

Dani闭紧了嘴。

“所以我们俩都笑了,他说了些什么,而我,我猜我只想着让他再笑一次。然后我探过了身子想要用我的袖子抚一抚他的脑袋,但我的手碰到了他的脸。很奇怪,气氛变得非常奇怪。就好像你在你父母做爱的时候走进了房间一样。”

“我靠,”Dani几乎是在咆哮,“现在你他妈在说什么?”

但Neymar摆出了一脸充满期待的坚定的表情,Dani让步了,他抱着手臂,“好吧,可能是,你继续。”

“就好像,你其实不知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是感觉非常尴尬。但后来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了,知道如果他是个女的话会发生什么,结果的确就是那么回事儿。”

Neymar安静下来了。他敲打着手里一直在无意义耗电的手机,但从Dani的角度来看,他只是在对着他修长双腿间的地板发呆,很可能他嘴里还在嚼着口香糖。仅仅几个星期之前,Dani还在取笑他的胡子——你上哪里搞到的胡须贴纸?但Neymar已经在命令或者是直觉的驱使下变得柔和稳重了许多。成年人的伪装已经逐渐依附在他身上,模糊了这个身材瘦长、在相机面前格外注意自己发型的少年,他已经学会用一个简单的微笑和快速的的转头,以确保大家都能理解Dani关于他胡子的笑话。但此时此刻,所有的努力都失败了。

“所以是的。然后——嗯。这不会发生第二次了,绝对不会。”他说。Dani感觉到了他的遗憾,也发现了其实他已经醒悟到这个过去就曾对自己许下的诺言有多么摇摇欲坠。

“你还好吗?”

“嗯。这不是什么,嗯,大事。我觉得。”他说,然后突然笑了出来,“好吧,这事挺大的。但不是因为我。”

把所有五英尺九英寸的内衣模特在你青年联赛的时候放在你床上,估计就能把现在发生的这一切掐死在娘胎里了。但Dani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你想让我去揍他吗?”

“哈,当然不,我没有在生他的气。我觉得我真的只是,这次是——这真的是最——我们之前从未说过话,我觉得我把一切都搞糟了。什么像普通人一样变得亲密啦,什么在球场上好好合作啦,全都搞糟了。”

“别说这种话,这根本对任何人都无济于事。”Dani说。

“但这是实话,你知道。”

Dani叹了口气。

“如果你就这么忘掉这件事——”他开口。

“我不想这变成什么奇怪的意外,哥们儿。”Neymar说。Dani也认同。因为,没错,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正在认真地编撰这条准备要发给10号的信息,其中包括所有的要点,包括Neymar的心理健康问题、整个团队的合作、不要告诉他爹、和如何在不被八十个在麦当劳里舔手指上番茄酱的人拍到的前提下逃出去。到目前为止,他的初稿是:喂,混蛋。

“你想要建议吗?”

“要,可是,”Neymar开口,然后自己停住,向后靠,“要。妈的,刚才我就应该直接回家。”

“这不仅仅是你的事。你没有对他做什么,这事发生在你们两个人的身上,而我不清楚事情会如何发展,哥们儿,我把你当做我的家人。但如果对你来说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这事儿将会怎么影响你们俩之间的关系——那你能做的就只有努力挺过去。所以如果这事儿搞糟了我们的阵容,你得想办法去弥补。我现在并不是想让你觉得内疚,我爱你,而你犯了个错误。但或许——我不知道。哇哦,在这次之前,你难道从来没有过一次误入歧途的一夜情吗?”

“这不一样。”

“这就是不一样还是你不想它们变得一样?”

“去死吧。”

Dani摊开双手,就好像说,你自找的。

“好吧,我想,两者都有。”

“我不想知道他之后有没有再短信你或者你有没有再跟他有过眼神接触,或者随便什么。但如果你们有,这事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事儿就大了。”

Neymar笑了。

“大事,对吧。”他说。

“天,闭嘴。”

“但我们的比赛可以踢得更好。”Ney说,“我好像忘了说这个。”

“我很肯定Antonella会被吓到。”Dani说。洗手间的温度骤然下降了。

“他们才刚结婚一年。”

“哇,我操,”Dani说,“哇哦。你知道他也是我的朋友对吧?”

“抱歉,”Neymar说,“你是要……我的天,你不能告诉他我跟你说过这事。”

“真的?”

“什么?”

“好吧,可能我们根本不是什么家人。没错,我刚忘记了你是个无比自私的小孩儿。”

“那我应该要怎么做?!我很抱歉我说了那话。我只是不像你一样知道要做什么,所以我很难思考。可是你想,他说不定也已经考虑过了,在这事发生之前——”Neymar倏地咬住了牙,就像要在音节消逝之前咬住他最后几个单词一样。

“好吧,好吧,”Dani说,“所以你知道事情是怎样的。很好。”

Neymar看起来很愤怒,但他没有迷茫或是继续徘徊不前,这是个好迹象。Dani仍旧看着他手里的手机,想着过去他曾追着Leo问些如今看起来根本微不足道的事情的四个星期。

“他从来不会故意伤害别人。”Dani有点生硬地说。

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好说了。Neymar把手机收进口袋里然后站起来。他提了提滑落到臀部的裤子,挺直了背。

“谢谢你来。”他说。Dani捶了一下他的肩膀。

“才不会错过这个。你现在还好吧?”

“嗯。我只是被吓到了。”Neymar说。他们试着鬼鬼祟祟地溜出麦当劳。Dani避开餐厅里的小丑展板,把他可笑的领子竖起来就好像那真的能挡住什么一样。这实在非常滑稽,所以当粉红豹·Dani蹑手蹑脚地靠近餐厅的侧开门时,Neymar终于忍不住笑了。他们滚到了街上,然后站起来,装作成年人一样信步离开。

 

Neymar在那之后便再没有提起这件事,Dani知道这有多困难。他们都情愿开诚布公地处理问题,风干伤口直至脓液排出、创面干净。有时候,Neymar看起来就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无论他们在做什么,都会有个突然安静下来、欲言又止的瞬间。但这个瞬间马上就会蒸发,然后Neymar耸耸肩,继续做事。一切如常。

有一次,训练的时候,他擦掉额头上的汗水,胳膊底下夹着个球走进场地,而Leo和Dani正毫无章法地射门。他们三个聊了聊,大多是些无关痛痒的事。然后Neymar被人叫走,他慢慢地跑远,并高高地举起手臂挥别。一阵奇怪的沉默降临了。

Dani看着Leo注视着Neymar远去,直到Leo发现了他的视线并无言地耸了耸肩。

“真高兴他在场上。”Dani说,Leo点头。

“所以你们俩现在还好吧?”他问。他和Leo之间唯一一次提起那次事故还是上次他发那条短信的时候,而Leo至今没有回复他。

 “我们一直都是朋友。”Leo含糊地说。他耳朵下的皮肤红透了,然后他转身,将他的眼神藏在正午明晃晃的阳光里。

 

Neymar并不蠢。如果这事被发现了,会消失与崩溃的事物能列出一个很长很长的清单。而现在有足够的渠道来制造这种破坏:大巴外饥饿的嘴巴与敏锐的耳朵,被雇佣的饭店里坐在你身边用手机偷拍你的人,缓慢开车尾随到你家的人。而他将会失去更多东西,如果更重要的人发现了——那些你视作朋友的人,那些在进球后亲吻你的脸颊、将你高高举起的人。他不蠢,也不幼稚。但几个月过去了,他正坐在他们某一个无休无止的接待会里,听着满屋子的嘈杂,抚弄着领结上细小的褶皱。这些天他过得很好,真的,很好。

而在他身边,Leo正用他一贯毫无优雅可言的坐姿陷在豪华的沙发一角,一口一口地喝着酒。房间里的其他人都三三两两帅气地簇拥在一起,有说有笑。皮克的脑袋在人群中尤为明显,他正和两个拿着矮脚杯的男人达成什么协议。他们或许应该加入他们的行列,与他们打成一片,以维系红蓝巨人表面的平静和自信。但他们俩都没有动,也没有提议让对方加入他们熟悉的这群人里。Leo绿色的西装上的两颗扣子解开了,他的目光聚焦在奶油色的天花板上,以至于没有注意到Neymar过分小心地藏在一个哈欠里一瞥而过的视线。他的外套大了一号,外套的肩部在他圆润紧致的肩膀上空出了一块,这太粗心大意了,简直像是他向什么人借来的一样。在他读过的那些描述这位阿根廷的救世主的报告里,他能记住的就是获得镀金一般赞美和一致好评的、隐藏着如何令人不可置信的无穷无尽天赋的这具瘦小的躯体。他一直以为他很清楚要如何满足Leo,一直到他真正做到的那天。而所用的时间其实不短。不过,所有的纸上谈兵都完美得恰如其分,期望与现实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

他们相对无言地坐着,直到Neymar打破了寂静。

“它丑得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Neymar说,仍然装作在观察这个派对。

“谢了,我自己挑的。”

Neymar大笑起来,Leo也随即微笑。一个小小的、微醺的微笑。

“不可能,”他说,“你骗我。”

“才没有,是真的。我喜欢这种绿色,是我生日石的颜色。你知道我整栋房子都是这个颜色的。”

“哇哦,好吧,我道歉。我不知道这个。”

“但你看起来可糟透了,所以我能理解为什么你要转移我的注意力。”Leo说。Neymar再次大笑起来,发自内心,自然而然。他笑得滑下了沙发。他认真地凝视着Leo,而对方也回望着他,带着酩酊的醉意微微笑着。

“这趴太烂了。”Neymar说。

“没良心的。”Leo说。Neymar察觉到他们俩都像白痴一样傻笑着,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了,他们俩都坐在沙发上,像对真正的朋友。

“你醉了吗?”

“还没。”

“想醉吗?”Neymar问,翻着他的口袋装作在找手机。Leo沉默了一分钟,就在Neymar打算说点别的什么来软化这个气氛——比如用他胡乱拼凑的西班牙语编个笑话什么的——的时候,Leo用比他往常的嘟哝还要低的声音开口了。

“好。”他说。

这对其他人来说一定简单多了。Neymar想,站起来,蹭蹭他的头发,不要担心,不要乱想,就像两个人自然地结束派对去往下一摊一样,或者小心地解救一下没收到任何报酬的摄影师。他希望别人看到的就是两个好哥们结伴走出这个垂死的舞厅去喝点东西这样平静无波的景象,但他又同时感觉自己像一个大片里冷静的正吹着口哨的间谍一样……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他平时甚至不喝酒。不在公开场合喝。

他的父亲警告过酒对他身体上以及药物上的影响。当他们穿过酒店舞厅的大门时,他盘算着这件事要怎么保密。它像是同时造成了两方面的影响。他们一边走,他一边用手抚摸着Leo的背,同时急剧地呼吸着,强压住心里明亮的短暂的恐慌。

 

“这真的发生了吗?”Neymar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扣子,用在闪光灯前被称赞为最棒、最引人注目的角度仰起下巴。Leo坐在床沿上,靠在自己的胳膊上。他轻轻地侧着脸看着他,他仍然笑着,略带怀疑,但和他每次胜利之后的笑容相比完全不同,更为惬意。他懒洋洋地歪坐着,但他的眼睛无比清醒。

“你说呢。”他回答。所有的灯都打开了,这仿佛是在秘密的庇荫下引诱一个人进入你房间最自然的方式了:用堂皇的灯光来保证一切都很好,很好。他们席卷了迷你吧,一边聊天一边将开了盖的酒扔在一边。然后半梦半醒的谈话声低了下去,就此结束。空气升温,吐息沉重。Leo接过了饮料。他们都在令人发狂地,被动地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但现在一如既往显得遥不可及的任何事情。直到Neymar厌倦了这样的煎熬,迅速地抓住了即将消失、但他们两个都渴望的这个机会。

他完全依靠本能,嘿,本能让他受益匪浅,让他扔掉忧虑,像在风中奔跑一样自由。Neymar脱去他的贴身的汗衫,他脖子上的十字架坠落在他赤裸的胸膛上。他走向床边然后在几步之外停下。

Leo的目光小心地从他的肚脐回到他的脸上,然后他们这样安静了足够长的一段时间。Neymar几乎马上就要退后,捞起衬衫耸耸肩缓解一下房间里的气氛,然后准备着逃开这里,平缓地结束这个夜晚。夜色正逐渐降临。但这时Leo伸手将他的手掌平放在他的腹部上,他的大拇指紧贴着他西装裤的裤腰,裤腰下正好是他窄细的内裤边缘。

Neymar向前迎接着他的碰触,但Leo拉开了他的手。从这个角度,Neymar可以看得到他被剃短的头发,一直到隐入脖子后面成为细细的绒毛;他看到他的后颈,甚至是消失在衣领下的苍白的皮肤。这比他任何一次与任何一个人在更衣室里视野匆匆,非礼勿视的时刻来得更要亲密,亲密得多。

“怎么了?”他问。因为,好吧。他侧过身子的时候也看到了Leo的内裤,而Leo也硬了。他感觉到Leo希望被狠狠地卷入这场性爱里,但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也硬了,并且需要马上继续或者即刻停止。“你得告诉我。”

Leo什么都没说。但他伸出手抱住他的腰将对方拉向自己,然后他闭上眼睛,胡乱地亲吻着他,牙齿一寸一寸地啃咬着他的皮肤。

Neymar惊叹着他和弯腰将Leo摁进床上之间有多么大的距离。此时此刻做出其他的任何选择都那样困难,只有继续眼下的事情显得如此简单。这不像是他们的结局,这一点也不确定,却也没有一点矫揉做作。但他曾想象过的、试图忘记的一切都停止在那里,并且再次具象化。本能发挥了最佳的作用。一切都那么水到渠成。你尽可以考虑未来,考虑下一秒,但你也可以直接出发。

 

  

Dani!!:嘿,你去哪儿啦?我们准备去找点乐子

Dani!!:你在里面吗?我要敲门吗?

Dani!!:好的我知道你在里面了,别管我

 

Dani!!:所以,Leo在哪里

 

 

 

Dani!!:哦我操

 

评论(6)
热度(112)

© 水星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